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Element+司徒志誠 | 27th Dec 2007 | 香港時政 | (497 Reads)

司徒志誠

Picture 

曾蔭權連任特首已差不多半年﹐如由3月25日勝出選舉開始計算﹐則有差不多九個月時間。據港大民意調查結果顯示﹐特首曾蔭權自當選至今﹐民望持續下跌了5%至63.5%﹐雖然在12月份輕微上昇0.5%﹐但仍低於三月份的68.9%五個百分比﹐比起05年三月繼任署理特首的72.3%﹐則相差9%。當然﹐曾蔭權自上任以來﹐民望從未試過不及格﹐說他有管治危機實在是太跨張。然而﹐居安思危是非常重要的﹐本文旨在評估曾蔭權出現管治危機的可能性。

從現時的政制設定來看﹐立法會也沒有彈劾和罷免特首的權力。因此﹐特首能否完成整個任期﹐主要根據《基本法》第52條來決定的﹕(一)因嚴重疾病或其他原因無力履行職務;(二)因兩次拒絕簽署立法會通過的法案而解散立法會,重選的立法會仍以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所爭議的原案,而行政長官仍拒絕簽署;(三)因立法會拒絕通過財政預算案或其他重要法案而解散立法會,重選的立法會繼續拒絕通過所爭議的原案。當然﹐也取決中央的信任程度﹐因為特首經選舉產生﹐由中央任命的﹐中央自然擁有特首的罷免權。

《基本法》第52條的規定﹐特首會否出現管治危機﹐自然與立法會的政治勢力分佈掛鉤。如立法會超過過半議席為反對派所得﹐便有可能出現政府的財政預算案被否決的情況﹔而反對派取得三分之二議席以上﹐則有可能出現立法會通過一些特首拒絕簽署的法案。從現時的立法會政治勢力分佈來看﹐當然沒可能這兩個情況﹐但來年便是新一屆的立法會選舉﹐情況便可能出現變化。由於05年政改方案遭到否決﹐下屆立法會產生辦法維持不變﹐三十席由功能組別產生﹐三十席由地區直選產生﹐反對派當然沒可能取得超過三份之二議席。然而﹐如根據我在<立法會風起雲湧>的分析﹐再加上今次港島區補選的選情來看﹐建制派最壞的情況極有可能失去三個議席﹐雙方的立法會議席比例便有可能跌至28﹕32﹐再計上建制派當中有人擔任立法會主席的話﹐比例則是28﹕31。

若下屆立法會選舉結果是這樣﹐財政預算案還是很難遭到否決的。不過﹐正如我在<煲呔間接幫泛民助選﹖>一文中所說﹐政府現時將政改諮詢報告上呈中央﹐如中央一錘定音否決2012雙普選的可能性﹐便有可能出現民意反彈﹐激起泛民支持者情緒﹐推高投票率﹐影響立法會選情﹐屆時情況可能比28﹕31更壞。若泛民取得過半議席﹐財政預算案便有可能遭到否決﹐屆時政府便有可能需要解散立法會。當然﹐我亦相信泛民不會盲目否決預算案﹐很大程度取決於財政預算案的內容。他們要否決的話必定出師有名﹐亦會製造輿論﹐令群眾傾向支持他們否決預算案﹐令政府解散立法會後﹐泛民仍能取得過半議席。然而﹐不管解散立法會的重選結果會怎樣﹐單是解散立法會一事已是一項前所未有的管治危機。

撇開行政立法關係緊張的問題不談﹐特區政府仍然存在管治隱憂。正如我在<民建聯是區選大贏家?>一文所說﹐曾蔭權繼任特首之後民望高企﹐主因是他上任後香港經濟開始復甦﹐而經濟復甦則是來自大陸的北水南調政策。換言之﹐政府民望與香港經濟表現掛鉤﹐成正比例﹔若香港經濟出現隱憂﹐特區政府便存在管治隱憂。如大家還記得﹐特區政府曾提出香港經濟邊緣化的問題﹐雖然中央官員不斷聲稱邊緣化問題不存在﹐但只要我們拿香港與部份亞洲國家﹐甚至內地部份省市比較﹐便會心知肚明。從經濟結構上的角度來看﹐現在香港製造業北移﹐創意工業﹑高新科技工業﹑第四產業又搞不上來﹔廣東省近年來不斷興建運輸基建配套設施﹐高速公路﹑貨櫃碼頭﹑大型機場相繼落成﹐衝擊著香港的物流業﹔澳門隨著開放賭權和文物保護的成功﹐打造成一個旅遊娛樂城市﹐直接影響香港的旅遊業﹐連自由行旅客都開始將香港視作前往澳門的中轉站。現在﹐香港只剩下金融業和銀行業一枝獨秀﹐但卻帶來了股市的炒風。平心而論﹐香港經濟結構出現畸形﹐股市已經開始出現過熱﹐股市將會同時帶動樓市炒風(當然﹐豪宅炒賣自回歸以來從未停止過)﹐極有可能再次出現泡沫經濟的危機。近期﹐中央喊停股市自由行和格老發表滯脹警告﹐令股市波動﹐其實已是一個警號﹕香港經濟十分脆弱﹐十分容易受外來經濟問題波動。如香港的經濟前景繼續走向泡沫化﹐泡沫經濟再次爆破之時﹐有可能比上次亞洲金融風暴來得更慘。

其實內地現時也出現股市和樓市過熱的問題﹐亦有不少經濟分析員認為﹐這股炒風隨08北京奧運而起﹐更有消息指出﹐外來熱錢將會在奧運會後撤走﹐所以中央不斷忘於出招應付股市過熱。悲觀一點來說﹐若內地的股市和樓市過熱硬著陸﹐勢必牽連香港股市一同硬著陸。屆時﹐甚麼「經濟二十年來最好」便會煙消雲散﹐社會原有問題自然浮面﹐有利於反對派牽起反政府浪潮﹐令特首和政府民望急跌﹐嚴重打擊政府管治威信。這點﹐是不會因為「終極解決普選問題」而不存在的。


[1]

司徒兄居安思危,所發的盛世危言引人反思。

司徒兄文章後半部分乃回歸以來的老問題,這是過去香港特區政府視野狹窄、施政方針錯誤的結果。過去,特區過分強調香港與大陸的分野,輕忽了中港融合的重要性,當時有識者曾大力呼籲特區政府正視融合問題(例如邊境區開發、中港運輸基建等等),但師老無功。今天,特區政府應該用新視野看香港,以香港為中國一部分來思考未來的發展,看看香港的國際化定位能如何協同國内的經濟和文化發展,方為正途。


[引用] | 作者 長空無二 | 27th Dec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2]

長空子所言甚是﹐香港在中港經濟融合問題上曾出現「大香港主義」﹐一來是香港回歸前及回歸初期一直是珠三角的主要外資﹐二來港人也無法估計大陸改革開放的步伐是如此的快。當年我們大香港﹐現在廣東省配套建成了﹐股票市場上了軌道﹐GDP甚至超過台灣﹐自然睬你都傻。所以今年煲呔見張德江﹐說盡好話﹐但張德江就是擺著一副「咪擦鞋啦﹐睬你都傻」的樣子...
當然﹐香港經濟結構畸形﹐不只是中港融合方面的﹐我更不認為是回歸後才施政方針錯誤的結果。回顧當年老董種種經濟思維﹐包括提議發展高新科技﹑中成藥研發﹑數碼科技這些第四產業﹐乃至主張中港融合﹐都是走對了路﹐所謂假大空﹐也只可說他是有心無力。
大家不要忘記﹐自由行﹑CEPA﹑QDII這些北水南調的救港措施﹐都是董建華在位時傾成的﹐當時當奴還是清潔大隊長....

Element+司徒志誠
[引用] | 作者 Element+司徒志誠 | 28th Dec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3]

如果在下沒有記錯,自由行等等措施大部分是在2003年七一大遊行後由中央啓動,目的是在香港經濟重挫、人心浮動的時候維持人心穩定、扶持弱勢的特區政府的應急對策。在2003年以前,中央緊守不干預政策,盡量由董政府發揮(這是我個人觀察所得,也許不盡正確)。當時董政府的思維是把香港建成如新加坡一般,在經濟上自主自存的體系,由是出現中藥港、高科技工業等等的產業政策。如今事後孔明,發覺當時的發展策略確實是忽略了與大陸(至少是廣東省)的互動和協調,導致現在廣東省的發展策略中幾乎已經看不見香港的位置了(例如廣東省的泛珠三角九加二發展計劃是以廣州為發展核心的)。

長空無二
[引用] | 作者 長空無二 | 31st Dec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4]

03七一之前﹐中央確實是經濟上和政治上是採取「積極不干預原則」的﹐七一之後﹐香港一國兩制的問題成了中央治國理政的嶄新課題﹐而近來的十七大﹐則更升一個層次﹐成了「重大課題」﹐現在香港未來的經濟發展﹐已不再是單單特區政府自己思考了﹐中央也有了較宏觀的步署﹐這點﹐從中央將香港納入十一五規劃之內的課題已略知一二。
從全國角度來看﹐香港是這種宏觀的經濟思維的﹐香港在國家中的經濟定位是甚麼﹖我認為自建國以來﹐這麼多年來也沒有變﹐便是中國對外開放的門戶。只要清楚了自己的定位﹐便清楚未來的發展方向﹐就是只有朝著國際金融中心和全國對外集資中心這條路走下去。

Element+司徒志誠
[引用] | 作者 Element+司徒志誠 | 2nd Jan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5]

請前輩容在下旁開一筆。

金融業是所謂的高端服務業,牽涉的金額大,增值力量也大。可是,金融業對從業員的要求重質不重量。單靠金融業,香港的產業結構始終不太穩定,也許香港必須開發一些高端的服務業或新型工業,以期通過出口專業服務和新工業產品的經濟收益支持繋於本地消費的低端服務業(例如清潔、餐飲、娛樂等等)和地產業。這些行業正是能吸納大量勞動人口的產業。

向大陸出口專業服務、高等教育和科技成果,也許是一條出路。

長空無二
[引用] | 作者 長空無二 | 2nd Jan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6]

相信你的這篇文章對有危機感的政府來說, 具有很大的參考價值. 順提, 最近陳太的舉動值得關注, 她的更上一層樓的野心是否還在?

還有, 我最近去了一趟河北, 拍了些照片, 有興趣可到我blog上看看.


[引用] | 作者 田中穗 | 11th Jan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7]

回長空子﹕
之前外游﹐很久沒回應﹐不好意思。

個人也贊成香港的產業結構應該走向多元化﹐只是香港經濟應該有一個主攻方向﹐即所謂的經濟定位﹐並且先集中精力發展其主攻方向﹐其他方面的發展便會隨之而來﹐而不是分心同時兼顧幾方面。而這種經濟定位﹐必須是一種其他內地省市甚至鄰近地區所沒有的優勢﹐所以才提出「全國對外集資中心」的道路。一﹐香港的金融業和法規比內地完善﹔二﹐即使改革開放再深化﹐深圳和上海股票市場對外資流入也絕不可能比香港自由﹔三﹐新加坡﹑臺灣﹑日本的股票市場很難分到內地企業來港集資這一杯羹﹔四﹐隨著經濟發展﹐中國國企股有一定投資潛力﹐對國際市場有一定吸引力﹔五﹐中央有意讓香港做「全國對外集資」獨市生意。香港先集中精力搞好金融業﹐有了「全國對外集資中心」的明確目標﹐成為解放前的上海﹐其他產業如旅遊業自然便會搞上來﹐亦會刺激本地消費帶動服務業。

或許﹐遲些我會另撰文章探討之﹐亦希望長空子繼續討論。

Element+司徒志誠
[引用] | 作者 Element+司徒志誠 | 13th Jan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8]

回田中穗﹕

或許我坦白的說﹐我寫這篇文章﹐原因正是我有感現屆政府危機感不足﹐不論在政治還是經濟方面﹐而且欠缺宏觀和長遠的管治規劃﹔另一方面又覺得建制派部份人對香港未來的政治形勢認知不足﹐希望撰此文讓有心人留意。

Element+司徒志誠
[引用] | 作者 Element+司徒志誠 | 13th Jan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9] body muscle

important physical common 2000 develop require competitions champion play 1977 action york evans point steroids sugar nutrient performance current state


[引用] | 作者 body muscle | 26th Sep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