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Element+司徒志誠 | 27th Dec 2007 | 香港時政 | (261 Reads)

element 

Picture

司徒在回應我那篇<煲呔呢次真係「玩鋪勁」﹗>時﹐質疑「支持2012雙普選過半」﹐指出支持2017普選特首的簽名有15萬﹐遠遠多于支持2012雙普選的12,600份書面報告﹐還聲稱「沉默才是大多數」。個人認為﹐他的論點是有點牽強。

首先﹐不遞交書面意見﹐不一定代表他們「沒有意見」﹐只能代表他們「不以遞交書面意見方式發表意見」。至於他們為何「不以遞交書面意見方式發表意見」﹖原因可以有很多﹕可以說對普選問題沒意見﹑對普選時間沒所謂﹐也可以是他們認為「以遞交書面意見方式發表意見」沒有用。由於他們選擇沉默﹐我們無法知道他們選擇沉默的真正原因﹐但我們決不能假設沉默﹐便一定代表他們沒意見﹑沒所謂。

至於司徒說到的15萬個支持2017普選特首的簽名﹐就正如那萬多份的2012雙普選標準答案一樣﹐是兩派政治動員的結果﹐相信司徒他自己是清楚的。然而﹐政府的政改諮詢報告中﹐還有一部份是「由不同學術、民間和傳媒機構就普選議題所進行的民意調查」(詳看連結)。調查結果卻是「支持2012雙普選過半」﹐或至少是「過半支持2012普選特首」的。如果民意真有如書面報告中的150000﹕12,600﹐為何不能從多份民意調查中顯示出來﹖司徒用兩派動員得來的簽名和「標準答案」﹐否定「過半支持2012雙普選或普選特首」的數字﹐未免有點牽強吧﹖

我們再看今次補選﹐雖然說今次補選只能反映港島區的情況﹐但陳太勝出也有著象徵意義﹐便是自04年立法會選舉至今﹐過半選民支持泛民主派的現實並無改變。雖然說這幾年來不少人(包括本人在內)﹐對泛民主派的表現感到失望﹐但是「泛民主派支持盡快落實普選」的旗幟﹐仍是十分鮮明的。你可以說群眾支持泛民是有可能受到明星效應的影響﹐但大家也無法否認﹐泛民的明星效應或多或少﹐是源於他們鮮明的「雙普選」旗幟。選舉結果證明﹐過半選民支持泛民主派﹐等於間接支持他們鮮明的「2012雙普選」旗幟。相反﹐在普選問題立場傾向保守的建制派﹐則從來未試過取得過半支持。

其實事實已經顯而易見﹐過半市民支持泛民主派﹐過半市民支持「2012雙普選或普選特首」﹐政改諮詢報告所說的「過半支持2012普選特首」﹐基本上是尊重客觀事實的﹐我一直批評的是政府的結論。

我實在無法理解﹐為何在「過半市民支持2012雙普選或普選特首」的情況下﹐可以得出「在不遲於2017年先行落實普選香港行政長官,將有較大機會獲得大多數人接納」﹑「同意『特首先行,立法會隨後』的方向,已初步形成共識」這樣的結論﹖依政府說法﹐支持2012普選的人多數將2017普選列為第二選擇﹐所以2017「較大機會獲得大多數人接納」﹐這種邏輯不是荒謬嗎﹖所謂的第二選擇﹐就是你大石擲死蟹﹐人們逼於無奈﹑退而求其次的選擇嘛﹗如果是這樣的話﹐不如說「2017之後落實普選香港行政長官,將有較大機會獲得更多數人接納」﹖支持2017的﹐發現2012和2017都不行了﹐自然逼於無奈選擇2017之後啦﹗同樣地﹐支持2012的﹐發現2012和2017都不行了﹐自然也逼於無奈選擇2017之後了﹗那樣﹐政府當初給人2012﹑2017和2017之後﹐有何實際意義﹖

不得不說﹐從<綠皮書>結果來看﹐「以遞交書面意見方式發表意見」似乎真的沒有用﹗保持沉默的﹐或許是一開始便猜到這個結果。從管治角度來看﹐群眾的集體沉默﹐往往不是一件好事。他們以合法方式有所行動﹐清晰表達了訴求﹐管治者至少知道了群眾在想甚麼﹐也代表了群眾對管治者有著期望。或許﹐北京應該為香港社會內不斷有人發聲﹐而感到慶幸﹐因為安靜才是令人不安。


[1] health care

physical sarcoplasmic nutrient proportions 2004 play media performance current champion 1977 action organizations role workouts york rise point 2005 enhance


[引用] | 作者 health care | 26th Sep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