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Element+司徒志誠 | 30th Oct 2007 | 香港時政 | (433 Reads)
科技 Picture

要鼓勵科研及科技創業,香港政府就得大幅增加研究及發展經費。香港的製造業公司一般不大,高科技企業則為數不多,根據1997年《世界競爭力年報》,商業機構每年花在科研上僅為3200萬美元,只及人口是我們一半的新加坡的二十八分之一,在47個國家和地區當中排第43

就是加上政府的科研撥款,也只是國民生產總值的0.29%,一般發達中國家都在1.5%以上。香港經濟若要轉型,往高科技走,就必須倍增政府及私人機構的科研經費。

大學應該是科技創業的搖籃,希望香港多注意這方面,為教授及大學生提供方便。他們創業成功對整體經濟有很大幫助,又是鼓勵後來者的最好方法;此風氣一開,科技人才和公司將如雨後春筍,春花怒放。

自從董建華上台後,提出了搞高科技,加上亞洲金融危機,房地產價格大幅下挫,擁有資金的大財團紛紛往科技看,中國又正好趕上像美國的互聯網絡公司上市熱浪,香港也就掀起了一股創業投資潮流。

香港資金充裕,但投入科研的卻極少。科研所需經費鉅大,以美國為例,每年以十億美元計。更甚者,其中可能99%只能帶來小成就,事先又不可能知道哪些項目會有大突破,所以科研一直以來是富國的玩意。

亞洲一直以來沒有錢,香港近十幾年錢是有了,但是政府撥款不足,私人機構也沒有支持科研的誘因和傳統。過去百年以來人類發生的變化,遠遠超過人類歷史發生的變化,背後的重要推動力,不是經濟,更不是政治,是科技。

當然人文也重要,但最重要的是科技,正是因為高科技的發展,信息科技的發展,使得今天的社會成為地球村,使得世界各方人的智慧創造力都釋放出來,整個世界上的人都可以在一種平台上均等競爭。 

人材

縱觀今日世界大趨勢,科技是將來經濟發展之所繫,像香港這樣一個國際都會,不能忽略其影響。故此問題不是搞不搞,而是怎樣搞。香港,甚至整個亞洲,都不可能有太多的新科學發現和高科技發明,二者的出現有其先決條件,包括資金、科技人才及科研環境。

科技人才的培育,需要完善的大學科研及教學制度,而差不多整個亞洲都沒有夠水平的科研大學。美國基於其社會環境及移民政策,把全球最好的大學生和科研精英吸去了很大部分:20至50年代的歐洲移民,60到80年代的台灣,以往20年的中國大陸留學生,還有最近10年的俄羅斯科學家,都是活生生的例子。

香港能否吸引人才來呢?人才不只是質和量的問題,還有環境因素。以哈佛大學為例,那裡教授的工資相當低,然而因為有一大群世界級的科學家聚集一起,他們之間的相互學習、策勵、競爭,成為科研成功的重要因素,因為頂級人馬需要同級伙伴才能激發他們的天才與創意。

對這些人來說,最重要的不是金錢而是科研成果。八十年代德州大學奧斯丁分校用高薪從最好的幾所學府請去了一些拔尖科學家,然而最終還是不成氣候。最好的科研大學是經過長時期培育學術環境的後果,絕非單靠金錢所能收買。

雖然純科學界的趨勢是愈來愈注重專才,然而在科技領域郤愈來愈注意跨學科研究。全世界沒有一個地方的人才像美國的大學來得廣闊,能夠把不同界別的專家們聚在一起研究及解決科技難題。

就以最近相當熱門的多媒體(multimedia)為例,年前美國南加州大學得到了聯邦政府一大筆科研撥款,原因乃是該學校在五、六個不同領域都有堅強實力,包括工程學院(解決衛星通訊等技術難處),大眾傳播學院(協調社會及傳媒的要求),法律學院(應付知識產權等問題),電影學院(滿足娛樂節目內容的需要),商學院(處理生意方面的事)等等。

香港金融、物流業運用高科技是最多的,而中國在快速發展給香港機會另一個機會,但同時也是另一個挑戰。香港的機會在各種不同的內耗中正在慢慢地縮小,香港的本錢正慢慢地減少,而大部份的香港人仍未醒覺。

正所謂「居安思危」,我們香港要有危機意識,不能再自高自大,以免在不知覺中被邊沿化。雖然現在香港彷彿欣欣向榮,但我們不能一葉障目,不見泰山,自此引以為豪。香港現在暫時的繁榮並不穩健,一剎那的光輝,如何能變成永恒,是最費煞思量的。

[1] body muscle

necessary controlled also 1980 physiology closely gain product sarcoplasmic insulin food forms rest attempt lori myofibrillar drugs exist natural move


[引用] | 作者 body muscle | 26th Sep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